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桑贾拉 >

瑟曦·兰尼斯特的近期事件

发布时间:2019-08-10 18:2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琼恩·艾林死后,瑟曦跟随劳勃国王前往临冬城造访他的好友史塔克一家,对方以丰盛的晚宴表示欢迎。返回君临之前,城堡内的多数人都跟随劳勃外出打猎,瑟曦和詹姆并未随行,而是在一处废弃的塔楼私会,意外被布兰·史塔克撞见,詹姆将他推出塔外以防秘密外泄。

  王室一行返回君临路过戴瑞城附近的时候,乔佛里的右手被艾莉亚·史塔克的冰原狼咬伤。瑟曦非常生气,根据前朝惯例,凡是冒犯王室的人,都要处以斩手之刑。据此,她向劳勃提出要斩断艾莉亚的一只手,劳勃不许,两人发生激烈的争吵。最后此事以处死珊莎·史塔克的冰原狼淑女作为了结。

  提利昂被凯特琳·史塔克挟持的消息传来后,詹姆带人当街袭击奈德,瑟曦也因为此事和劳勃发生激烈争吵并遭到掌掴。

  奈德接任国王之手后,在调查琼恩·艾林死因的过程中,发现了瑟曦孩子们的身世,也同时发现了瑟曦和劳勃还有一个不知去向的孩子。他独自找到瑟曦对质,并质问瑟曦和劳勃的那个孩子去了哪里。瑟曦告诉奈德自己的三个孩子都是和詹姆所生,而劳勃甚至从不知道他和自己还曾有过一个孩子,这孩子就被自己拿掉了。瑟曦试图诱惑奈德,但是并未成功。奈德出于怜悯之心,不忍看见孩子们被知道真相的劳勃伤害,建议瑟曦带着孩子逃亡。然而瑟曦的回答是:

  瑟曦没有逃亡,也没有坐以待毙。她指使堂弟蓝赛尔·兰尼斯特为劳勃换上高度烈酒,使得劳勃在打猎中由于饮酒过量被野猪“意外”刺成重伤。劳勃伤重不治,瑟曦当即发动政变,将她十三岁的长子乔佛里·拜拉席恩送上铁王座,撕毁劳勃的遗诏,将奈德以叛乱罪名投入大牢。她自封摄政太后,重组御前会议,史无前例地以“年老无能”为由驱逐了威望极高的御林铁卫队长巴利斯坦·赛尔弥,任命弟弟詹姆为新任队长,提拔乔佛里的亲信桑铎·克里冈填补铁卫的空缺。但是,乔佛里并未完全听从母亲或是御前会议的决定——让被迫认罪的艾德·史塔克披上黑衣发配绝境长城,而是在培提尔·贝里席的暗中唆使下擅自下令将艾德砍头,导致史塔克家族和兰尼斯特家族再也没有言和的希望。

  为了阻止乔佛里和瑟曦把后方局势搞得不可收拾,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命提利昂前往君临,代理自己行使首相之职。尽管提利昂出示父亲的任命状,瑟曦却根本不信任他,差点将他投入大牢。直到提利昂承诺会设法将陷在奔流城的詹姆救出,二人才勉强达成合作关系。

  由于詹姆不在身边,瑟曦开始将堂弟蓝赛尔作为替代情人。瑟曦找了三名雇佣骑士——奥斯尼、奥斯蒙和奥斯佛利·凯特布莱克,打算利用他们收买提利昂手下的佣兵。不料这些事都被蓝赛尔泄露给提利昂,使他反过来收买了凯特布莱克三兄弟,而瑟曦完全被蒙在鼓里。

  随着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军队逼近,君临城内忧外患,瑟曦决定将儿子托曼护送去较为安全的地方。提利昂得到风声,暗中派人将托曼截下,掌握在自己手中,以此威胁瑟曦。作为反击,瑟曦也派人抓回她认为和提利昂有染的妓女爱拉雅雅作为人质,来保证托曼的安全。

  黑水河之战拉开帷幕,瑟曦在红堡内设宴邀请城内所有的贵妇人前来赴宴,保护她们的安全,给她们以力量,以示对在外战斗的男人们的支持。当她听说烂泥门正遭受强攻,立刻令人将乔佛里带回红堡之中。

  蓝赛尔极力劝说瑟曦让乔佛里和将士们留在城门,瑟曦却只挂念儿子的安危,对他的劝阻置若罔闻。国王撤退引起巨大骚乱,导致城门几乎失守。骚乱中瑟曦找到了被安置在城堡一个秘密房间里的托曼,将他带到铁王座面前,准备在兵败之时毒死自己儿女。千钧一发之际,泰温·兰尼斯特和梅斯·提利尔的大军从背后赶来,配合提利昂野火焚江的计策,令史坦尼斯腹背受敌,一败涂地。兰尼斯特家族成功扭转战局,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泰温返回君临执掌大权,为了拉拢高庭,同时破除关于瑟曦和詹姆的不利传言,他为瑟曦物色了新的联姻对象——提利尔家族的继承人维拉斯。乔佛里在和玛格丽·提利尔的婚宴上被人毒杀,瑟曦悲痛异常之余,认定儿子的死是由提利昂和他妻子珊莎·史塔克主谋。珊莎于当晚被人救走,提利昂却被投入大牢。为了将提利昂置于死地,瑟曦派出各色人等出庭作证,随后又任命“魔山”格雷果·克里冈爵士做她的代理骑士,出席比武审判。此举导致多恩亲王奥柏伦·马泰尔主动提出代表提利昂出战,为他多年前惨死于“魔山”手下的姐姐伊莉亚·马泰尔报仇。比武过程中,奥柏伦虽一度占到上风,但最终在重伤“魔山”之后,被对方反击而死。

  当父亲泰温被他的幼子——也是瑟曦的侏儒弟弟提利昂谋杀之后,瑟曦重新执掌国家大权。她和自己的弟弟詹姆的儿子托曼·拜拉席恩年仅八岁便继任成为国王,瑟曦则成为摄政太后。同时作为泰温公爵的长女,她继承了凯岩城,成为公爵夫人。

  一时之间,手中的权力膨胀无人制约,瑟曦觉得自己有机会成为比父亲更加优秀的统治者。她首先把托曼的御前会议全部换成自己的亲信和支撑者,完全不理会泰温生前做出的安排和叔叔凯冯提出的忠告。她甚至废除了“大臣”的称呼——因为宫廷里面她最大——转而引进自由贸易城邦的头衔。任命哈瑞斯·史威佛为御前首相,奥顿·玛瑞魏斯为裁判法官,盖尔斯·罗斯比为国库经理,奥雷恩·维水——潮头岛浮华且长得有些像雷加王子的年轻私生子,为她的海军上将。并将科本提拔入御前会议,委以情报总管的职责,并默许他进行一些无法见光的活体实验。

  瑟曦认为他们强有力的盟友提利尔家族正在试图通过和托曼结亲来控制整个王国。尤其是科本在提利昂的牢房中发现了一枚提利尔金币之后,瑟曦越发怀疑他们参与了谋害泰温、放走提利昂的整个过程。她认为他们正在把整个提利尔家族安插到君临的重要职位上,比如她的儿媳玛格丽和御林铁卫的洛拉斯爵士。

  由于在政见上的分歧越来越明显,瑟曦对詹姆日渐疏远。她拒绝偿还王室的负债,因此而激怒了布拉佛斯的铁金库和教会。教会不肯为托曼国王送上祝福,铁金库向整个维斯特洛追讨欠款,并拒绝任何新的借贷。七大王国因此陷入一片经济混乱。瑟曦将拖欠的债务用于建造大帆船,打造全新的王家舰队,并全权交给她的海军上将奥雷恩·维水——一个经验和能力都值得怀疑的潮头岛私生子负责此事。为了缓和与教会之间的矛盾,争取教会对托曼的祝福,同时为了利用教会对付他们共同的敌人,瑟曦完全无视历史上曾经带来的混乱,允许新任总主教(更熟知的称呼是“雀”)重组教团武装。

  瑟曦渐渐沉迷于过去她最嫌弃的劳勃的恶习——酗酒。托曼和玛格丽的婚宴之后,她甚至命人烧掉了首相塔。

  瑟曦想尽办法驱逐提利尔家族,尤其是玛格丽王后对国王的影响力,她指使奥斯尼·凯特布莱克爵士向教会承认自己和王后有奸情,结果奥斯尼却由于禁受不住总主教的拷打,将瑟曦指使自己谋杀前任总主教并和自己有染的罪行交代了出来。瑟曦中了总主教的圈套,被教会拘捕监禁在贝勒大圣堂。在此期间,她的御前会议控制了国家权力,他们向凯冯·兰尼斯特爵士发出信息邀请他前来担任摄政王。而瑟曦唯一被允许的访客科本带来了更多坏消息:梅斯·提利尔和蓝道·塔利正率军逼近君临;海军上将奥雷恩·维水带着帆船舰队逃的无影无踪;奥顿·玛瑞魏斯也放弃重臣席位,带着妻子逃回长桌厅。

  面对教会的指控,瑟曦唯一的出路是通过比武审判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她让科本为詹姆送去一封求救信,信中写到:“立刻回来吧。帮助我,拯救我,我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立刻回来吧。”

  瑟曦被教会囚禁,为了争取见访客的权利,她向总主教认罪,承认自己和堂弟蓝赛尔以及凯特布莱克三兄弟有染,但是仍然否认曾指使奥斯尼·凯特布莱克谋杀前任总主教,甚至策划谋害劳勃国王等罪名。

  因为认罪的表现良好,瑟曦在总主教的准许下,提出要求叔叔凯冯来访。从叔叔口中,她得知了弥塞菈受伤、亚历斯·奥克赫特身亡、詹姆在河间地不知所踪等消息。

  然而在审判之前,教会要求她在君临游街。瑟曦被剃光全身的毛发,赤身裸体地从从贝勒大圣堂一直走回红堡。她在战士之子、穷人集会和几个修女的护卫下,穿过人山人海,自尊受尽屈辱折磨,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艰难。最后瑟曦终于坚持不住,崩溃地哭倒在红堡门前。凯冯和科本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侍女们为她盖上毯子,一名身高八尺、披着白袍、头戴钢盔、看不见脸的骑士将她抱起。科本向她介绍,这是御林铁卫的新成员劳勃·斯特朗爵士。

  接下来的日子里,瑟曦天天和儿子托曼呆在一起,由总主教派来的女孩们照顾和监视着。凯冯遇刺前的那天晚上,和瑟曦、托曼共进晚餐。瑟曦提出一旦被证明了清白,还想继续邀请坦妮娅·玛瑞魏斯和她的儿子进宫来陪伴她和托曼。詹姆在河间地消失之后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但是瑟曦坚信他还活着:“如果他死了,我一定会知道。我们一起来到这个世界,没有我的陪伴他是不会离去的。”

http://furavideos.com/sangjiala/48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